+ S Y M +

畫畫,拍照,寫文,
只是一個閒人,
我叫白原。

来自猫咪的亲吻



在这天晚上的十二点一刻,樱井翔和往常一样,在小酌一番后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丝毫没有注意到徘徊在隔壁门口的黑猫。

“唔…嗯?!!”酒醉的他迷迷糊糊的戳这钥匙孔,隐约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清蹭自己的小腿。低头一看,一只融入在夜色中的黑猫站在自己脚边,边用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自己,边发出撒娇般的声音。

“你走丢了?”他揉了揉自己干涩的双眼,蹲下来与眼前的黑猫对话。

黑猫摇了摇头。

“…没走丢那你这是要干嘛呀?”虽然困得睁不开眼,他还是耐着性子与眼前这只丝毫不怕人的猫谈话。

“喵呜…”猫咪无奈的发出虚弱的声音,用脸蹭了蹭眼前的陌生男子。

“…我明天带你回家?”他摸了摸黑猫的头,温柔的问道。

黑猫点了点头,在樱井翔打开门的瞬间钻进了公寓。进入室内,井井有条的公寓配合着暖黄色的灯光显得额外的温暖。

“你饿了吗?”他打开了冰箱,看着除了啤酒和火腿别无它物的冰箱发愁。

黑猫看着眼前的火腿罐头情绪似乎很低落,半天不肯下口。

“凑活着吃吧,明天你就能回家了。”在给黑猫倒了一碗水之后,他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浴室。

“喵呜…”黑猫喝了口水,然而饥肠辘辘的他深知自己必须要吃掉眼前这充满了罐头味的饲料来度过今晚。

(一)

“二宫先生,请问你拿在手上的这颗晶莹剔透的不明物体是什么?” 松本润挑了挑眉,看着眼前笑容可掬的青年。

“润,不要这么见外嘛。帮我个小忙,相信我,这个小东西绝对不会让你出现任何问题,你会一直保持在现在的状态直到你找到真爱啊!”二宫和也像是打了鸡血般的兴奋。

“请问您是想安静地吃完饭,还是想我热情地送您出去呢?”他露出一个有些狰狞的微笑,心里暗想大概也只有白痴才会吃下那什么寻找真爱的药。

二宫和也紧跟着露出一个和善地微笑,低头安静地吃完了自己的晚餐,将钞票和药丸放在桌上,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餐厅。

待二宫和也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后,松本润好奇地拿起了装着药丸的小瓶子,里面只有一个类似于水果硬糖的球状物体。

“靠这个就能找到真爱?…春药么?”松本润像是鉴赏宝石似的把药丸拿到眼前的,细细打量着这棵和水果糖无异的药丸。

“难道只是二宫的恶作剧?”在熟人眼中,恶作剧就是二宫和也的代名词,按理来说如此喜欢捉弄人一般是会被人讨厌的,奈何他事后那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总是让人发不起脾气。

“真爱吗…” 他不禁想起了住在自己隔壁的樱井翔,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也就是遇见了会客气的问好的关系而已。然而自己总是找不到恰当的时间和对方交谈,上班族的对方几乎全年无休,难得有休息日的时候,通常都在前一晚把自己灌得迷迷糊糊。送醒酒汤显得太过刻意,故意去拜访一个宿醉的人想都想得到对方会感到困扰…

“…最多也就是芥末糖了,二宫还能怎样?”在松本润昏倒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喵?!!!”松本润醒后,发现世界一片朦胧,颜色也变得十分的灰暗,更奇怪的是,自己,只能发出猫的叫声。

翻了个身,发觉自己需要仰头才能看到桌面,而且之前穿着的衣服就静静地躺在自己脚边。

“不会吧…”松本润心想,难道自己变成猫了?这算是哪门子的寻找真爱啊!二宫那个大忽悠。

松本润忿忿地用自己的肉球艰难地拨打了二宫的电话,所幸的是耳边很快就传来了对方爽朗的声音。

“喵!”他愤怒地朝着电话大叫。

“…润?你养猫了?”电话的另一头青年一脸的难以置信,虽然已经猜到答案,但是这结果实在是来得太突然。

“喵!”松本润对这明知故问的态度感到十分的不满。

“看来你是变成猫了吧,放心啦你的店我会帮你照看的,不过相反的你要给我报道你每天的变化哦,这个是个实验啦,要是成功了我说不定能登上人生巅峰啊。”二宫和也轻松地说道,语气中甚至带了一丝笑意。

“喵?”松本润继续抓狂中。“谁要管你登不登得上人生巅峰啊!告诉我怎么变回去啊啊啊!”身为黑猫的他对目前这有苦说不出的情况感到十分无奈。

“要变回去呢,你只需要真心人的一个吻。我看你成天相思成灾的样子肯定是有目标了,就以现在的样子,住进他家,吃他的,喝他的,睡他的,日久生情之后。嘣!变回大帅哥你们的恋爱不就开始了嘛。”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十分的善解人意,为了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邻居家的弟弟自己一直都操碎了心。

“嘟嘟嘟嘟嘟。”二宫和也话音刚落,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自己强吻没有用哦…”二宫和也无奈的显示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画面,默默的说完了最后一句十分重要的提示

(…我的恶趣味暴露得十分明显,我希望大家可以写评论啊)

评论(6)
热度(69)

© + S Y M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