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Y M +

畫畫,拍照,寫文,
只是一個閒人,
我叫白原。

指甲油(微博上大呆毛的梗)

“你涂出去了…”松本润看着眼前笨手笨脚的男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边缘被指甲油包裹。

“嗯…”指甲油刺鼻的味道气势汹汹的在他的鼻腔内肆虐,樱井翔分身乏术,脑内一片空白。

在这天晚上之前,樱井翔大概从未想过给指甲填色是件如此耗神的事情。

樱井翔这次难得没有在休息日自己的行程表排的满满的,悠闲地窝在家里无所事事。

这天的天气出奇的好,不是晴空万里那样让人有些觉得腻味的天气,而是雨后短暂的凉爽日子。虽然樱井翔很想出门,不过在冰镇西瓜与出门之间,他选择了前者,俨然一副懒散无罪的架势。

正惬意地吃着西瓜看着新闻,一旁的手机响起了那个人的特定铃声。

“喂?”他随性地躺在沙发上,打开了扬声器。
“翔,今天晚上要约会吗?”电话中的男人故意用带着奶味的声音撒娇,即使他知道这个懒散的男人绝不会拒绝他。
“去哪?”在他听到约会两个字时,手中的西瓜好像突然被地心引力所召唤,砸在了他的脸上。
“我家。”电话那头的男人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老时间?”他边手忙脚乱的收拾西瓜,边回复着男人的邀约。
“那晚上见。”男人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留下被西瓜弄的满身糖水的自己,和面对这样的自己没有任何反应的电视声。

“啊…我到底是在手忙脚乱些什么啊…”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机无奈地说道。

还好他没看到自己刚才那幅模样,不然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吐槽自己,然后再用一个微笑让自己彻底消气,樱井翔暗自在心里想象着对方的样子。他不想用词来形容那个男人的微笑,以防有人因此而被那个微笑所吸引。

松本润作为一个处女座,按照星座书的套路,家中应该与处女座吹毛求疵的性格呼应,然而和许多揭穿星座书套路的处女座们一样,家中的状况是一尘不染和干净整洁的反义词。

每次到这个公寓,樱井翔都觉得自己的屋子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脏乱差,心底会有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尽管自己的身体总是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开始收拾。

“你还真是闲不住啊。”身后传来男人的调侃,樱井翔仿佛认命一般的转过身,果不其然,对方用那可以照耀世界般的微笑看着自己。

“对了,其实我今天叫你来是有事要你帮我。”松本润见对方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收拾着自己的屋子,非但不帮忙,反而坐在沙发上开始观赏美男清洁秀。

“不是说约会吗?”樱井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背后一凉,始作俑者可能是空调,也可能是不详的预感。

“对啊,约会啊。”松本润说着不知道从哪掏出来几瓶指甲油,颜色都十分的艳丽,每个都是足够让路人侧目的程度。

“约会?”樱井翔看了看指甲油,又看了看自己笑容开朗的男友,脸上的表情如同吃了一打香菜。

“这个是情趣啊,整理指甲又不代表你是娘娘腔。”松本润看着指甲油们满不在意的说道,内心盘算着怎么让自己的男友乖乖伸出手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又不是给你涂,你给我涂而已嘛,我好心贡献出自己的双手来给你锻炼动手能力,你要知足。” 他冠冕堂皇地说出了连自己都暗自吐槽的话,眼神依旧无辜得让人无法生气。

“好…”樱井翔沉默了一阵,后来心想,不过就是涂色,就和画水彩一样,能有多难?于是就这样被如此不实际的想法撺掇着答应了这个要求。

他忘记了一点,自己连水彩的填色也并不是很擅长。

大概是因为指甲油的受众大多女性的关系吧,指甲油的包装一个比一个的可爱,眼前的这位吉祥物爱好者貌似还有几瓶合作款的包装。看着自己的男友兴致勃勃的选颜色,虽然指甲油才是重点,不过樱井翔的重点只在对方的脸上。

“那就黑色吧。”松本润最后还是选了自己最常用的颜色,因为其他有趣的颜色是留给眼前这位的。

“嗯…”樱井翔小心翼翼打开了小巧的瓶盖,有些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要刮掉多余的才不会滴…”松本润话还没说完,黑色指甲油就从刷头上滴落在茶几上。
“啊,抱歉。”樱井翔把刷头插回瓶子里,打算擦掉那块污渍。
“等干就再擦吧,反正刷头拿出来之后一层一层的涂,不要一次太厚…”松本润话音刚落,之见自己的大拇指被过多的指甲油糊得惨不忍睹。
“慢慢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松本润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樱井翔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感到十分有挫败感,外加上指甲油刺鼻的味道简直让人精神崩溃。无论松本润的手有多好看这都让人无法忍受,尤其是在自己的“杰作”近乎毁了这双手的美感之后。

“我来吧。”松本润拿起了桌上的卸甲水,十分冷静地开始实施自己盘算了一天的计划。
“好…嗯??!!”樱井翔顺势答应了之后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对,貌似有人和自己说不是给自己涂来着??

松本润用为时已晚的表情再加上星星眼攻击樱井翔,同时拿出了一瓶鲜红色的指甲油,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对方的爪子。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没有理由会放过。

樱井翔在看到自己的大拇指被完美的涂上鲜红色的时候,他其实是拒绝的。

这样男性化的短指甲和红色这样艳丽的颜色其实并不太相配,乍一眼看上去还有些滑稽。

“涂好啦,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手焕然一新”松本润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鲜红色衬得这双手尤其的白皙,有种异样的妖异感,尤其是在配合男友那有些害羞的表情之后,违和感中隐约带着一丝性感。

“满意了?”樱井翔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涂指甲油对自己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自家男友这样的行径与其说是过分,不如说是狡猾得可爱。

“满意了。”松本润见对方又恢复回了那幅泰然自若的样子,深深的感到了不满足。

就在他在内心嘀咕的时候,嘴唇上一阵湿热,就在自己想要更多时,对方又离开了自己。

“指甲油还没干,就不要那么大动作了吧。”樱井翔用男友惯用的招数攻击对方,同时手不安分的移到了对方的臀部。

“反正我可以再涂。”说罢,松本润舔了下对方的唇,随后重重地吻了上去。

至于那刚新鲜涂上的指甲油,早就在二人激烈的动作中被蹭花,然而这并不是重点,至少目前不是。

(我也不懂为什么一个指甲油的梗我要从xgg起床开始铺垫,别问我,感谢呆毛提供梗,感谢不嫌弃我的流水账看到了现在的各位。祝大家七夕快乐)

评论
热度(32)

© + S Y M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