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Y M +

畫畫,拍照,寫文,
只是一個閒人,
我叫白原。

Sugar and Salt


(二)

这是非常邪门的一天,樱井翔十分罕见的选了正对着模特的画架,又或者说是模特故意要正面对着樱井翔的画架。他起初并不觉得奇怪,心想这样的事情虽然少见,不过每个模特都有自己习惯的角度,自己只不过是正好赶上了。然而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在樱井翔发现模特在每个长pose的时候都直面自己之后破碎了。

由于在自己额头上停留的视线实在是太灼热,樱井翔只好刻意无视模特的脸,专心于身体,但是画脸的那一刻总是会来的。松本润翘着二郎腿,对目光闪烁的金发青年投去自认为很有杀伤力的坏笑。

樱井翔无视了模特看似嚣张的表情,用看石膏一般的冷淡表情直视对方的脸。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就是谁害羞谁就输了,然而自己在让别人害羞这个比赛项目中从来就没输过。

松本润见金发青年一脸性冷淡的表情看着自己,不禁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够漂亮以至于对方被自己盯了这么久还没反应。

见对方终于转移了视线,樱井翔将视线移至自己一直视而不见的地方。对方那双眼用明眸善睐,转眄流精来形容是再好不过的。他本想在模特反应过来之前画完,奈何对方反应太快。只好恢复成之前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和对方大眼瞪小眼。

樱井翔看着模特那一副不用眼神杀死自己就不罢休的样子,心里暗自开始盘算着换位置。

本来自己就是对隔壁那位丰腴的美女更感兴趣,要不是为了搞清楚对方的目的自己也不会连画两天同一个模特。

待象征着小歇的计时器一响,樱井翔急急忙忙地抱着画板移到了隔壁。大野智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多年的友人逃难一般地移动到自己身旁,然后手忙脚乱地布置画具。对方这么狼狈的样子简直可以被称得上本季度最佳。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情愉悦地打开了薯片,津津有味的看着对方不停的道歉和收拾东西。他那将近无厘头的肢体表现就算没有现场这些乱七八糟的音效都能引人发笑。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不会回答的。”在计时器响起的时候樱井翔刚好把东西准备好,身边多年的友人从自己搬过来的时候便欲言又止,然而自己并不打算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我也没问啊…”大野智虽然被弄的一头雾水,不过很快就进入了速写的状态。

眼前的肉体与松本润精瘦的男性身体不同,女性独有的独有的肉感和光滑的皮肤在灯光下看起来柔若无骨。樱井翔本想沉浸于眼前的美好肉体,但是模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总是时不时的浮现在眼前。

下课后,大野智一如既往的留下自己,争分夺秒就为了赶上最快的那班电车。樱井翔在内心开始期待松本润像昨天一样向自己搭话,然而又无法想象自己会如何与这个人沟通,那个男人并不是自己擅长对付的类型。

“hey。”松本润像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想什么就来什么。
樱井翔边洗手,边瞥了一眼眼前这个有些危险的青年。
“真是冷淡啊,我只不过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嘛。”青年又露出了那似曾相识的宠物一般的微笑,佯装着有些难为情的样子挠了挠脸蛋。
“…”樱井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边擦手边思考自己该怎么接话。
老实说,自己并不想认识这么轻浮的家伙,看上去很让人火大。
“不如你说说你喜欢交什么样的朋友,我来对号入座。”青年又靠近了一些,对于不熟的人来说,这个距离有些太近了。
“说吧,你到底想干嘛。”樱井翔看着对方再听到这句话后,那受伤到有些做作的表情,内心毫无波澜。
“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朋友?”
“对,朋友。”
“那你陪我去看这个画展吧。”樱井翔掏出了一张传单,上面印着的蛋糕油画十分的诱人。
“正好,看完这个我们去看泰迪熊的展览吧。”青年那不可见的尾巴似乎在身后兴奋的摇摆着。
“好的。”两个男人去看画展并不奇怪,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敢随意的邀请面前这个男人;不过两个男人去看泰迪熊的展览,那个画面真是怎么想怎么诡异。

(…大概就是这样了,我不想写了下章继续,怎么感觉这个也是流水账。・°°・(>_<)・°°・。,说一下这篇就是之前那个脑洞的后续,感觉这个名字就是一种剧透ˊ_>ˋ)

评论(2)
热度(11)

© + S Y M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