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Y M +

畫畫,拍照,寫文,
只是一個閒人,
我叫白原。

心动的瞬间

在喜欢上她的那个瞬间,S的脑海里迅速闪过了周五要交的作品简介,还没写完的微积分作业,那个只存在于幻想里的性幻想对象和她。大约一秒以后,S的内心只剩下一句用放大加粗的字体写出的老土句子。

“她就是我梦中的女孩!"

如果一定要用文字来形容一下那个瞬间的话,就好像是丘比特突发奇想,在用箭射向了S的心脏的同时在她的耳边呢喃:”看,这不就是你脑海里的她?”


(请在阅读时播放Under The Hood by Think Twice)

随笔

空气中弥漫着皮革与白木的分子如同那个人的分身一般侵犯着他的感官。从鼻尖到手腕,从鼻腔到舌尖。那尖锐而又温柔的气味逐渐扩散到他的全身,再缓慢地与周围的空气交织。

在闻到这个气味的时候,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栗,对那个人的渴望在体内愈发地强烈,然而他还未被撕碎的矜持强行压制着从下腹部开始蔓延的那不知廉耻的动物本能。最后在热情与冷漠间挣扎着的手指打开了感性的开关,放任这理性的囚徒沉溺于对那个人的迷恋之中。

又要躺尸一段时间了,最近没有写脑洞的动力,脑补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脑内进行着。

认真画不好,乱摸鱼居然是最像的,然而这张铅笔稿被毁很久,纪念一下

Sugar And Salt (SJ)

(一)


  樱井翔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叼着片白面包出了门。清晨爽朗的微风还有树木自然的味道给每日平凡无奇的生活增添了一丝趣味。他知道自己今天也会遇见那个人,对方大概并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知道就好,那是属于他的时间,他管那段时间叫sugar time。


  他百般聊赖地靠在电车的门上,看着周围的静物飞速的闪过,只留下残影。距离那个人在这个入口上车还有一个站,他的内心又燃起了和对方套近乎的冲动,不过他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在糖里撒盐,风险太大,他还没有做好将sugar time变成怪味时间的准备。...


来自猫咪的亲吻



在这天晚上的十二点一刻,樱井翔和往常一样,在小酌一番后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丝毫没有注意到徘徊在隔壁门口的黑猫。

“唔…嗯?!!”酒醉的他迷迷糊糊的戳这钥匙孔,隐约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清蹭自己的小腿。低头一看,一只融入在夜色中的黑猫站在自己脚边,边用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自己,边发出撒娇般的声音。

“你走丢了?”他揉了揉自己干涩的双眼,蹲下来与眼前的黑猫对话。

黑猫摇了摇头。

“…没走丢那你这是要干嘛呀?”虽然困得睁不开眼,他还是耐着性子与眼前这只丝毫不怕人的猫谈话。

“喵呜…”猫咪无奈的发出虚弱的声音,用脸蹭了蹭眼前的陌生男子。

“…我明天带你回家?”他摸了摸黑猫的头,温柔的问道。

黑猫点了点头,在樱...

随手撸个小律师,将真的我觉得这是润润最好看的发型了,然后就是大背头…
(白炭笔的质感拍出来就算是一坨啊,心累

指甲油(微博上大呆毛的梗)

“你涂出去了…”松本润看着眼前笨手笨脚的男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边缘被指甲油包裹。

“嗯…”指甲油刺鼻的味道气势汹汹的在他的鼻腔内肆虐,樱井翔分身乏术,脑内一片空白。

在这天晚上之前,樱井翔大概从未想过给指甲填色是件如此耗神的事情。

樱井翔这次难得没有在休息日自己的行程表排的满满的,悠闲地窝在家里无所事事。

这天的天气出奇的好,不是晴空万里那样让人有些觉得腻味的天气,而是雨后短暂的凉爽日子。虽然樱井翔很想出门,不过在冰镇西瓜与出门之间,他选择了前者,俨然一副懒散无罪的架势。

正惬意地吃着西瓜看着新闻,一旁的手机响起了那个人的特定铃声。

“喂?”他随性地躺在沙发上,打开了扬声器。
“翔,今天...

Sugar and Salt


(二)

这是非常邪门的一天,樱井翔十分罕见的选了正对着模特的画架,又或者说是模特故意要正面对着樱井翔的画架。他起初并不觉得奇怪,心想这样的事情虽然少见,不过每个模特都有自己习惯的角度,自己只不过是正好赶上了。然而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在樱井翔发现模特在每个长pose的时候都直面自己之后破碎了。

由于在自己额头上停留的视线实在是太灼热,樱井翔只好刻意无视模特的脸,专心于身体,但是画脸的那一刻总是会来的。松本润翘着二郎腿,对目光闪烁的金发青年投去自认为很有杀伤力的坏笑。

樱井翔无视了模特看似嚣张的表情,用看石膏一般的冷淡表情直视对方的脸。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就是谁害羞谁就输了,然而自己在让别人害羞这个...

若如纸面 (完结)

(七)

第一天
这其实不是第一天,是第九十五天。我开始想他了。

第十天
我很想不顾一切的冲去找他,但是在我跑完这座城市的时候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想逃走的时候,他是不会留下线索的。

第十二天
我拿出了相册,感觉他好像从未离开过。

第三十天
我开始想他的味道了,于是我买了他的香水,可是始终和他身上的不一样。

第五十天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自私。

第六十五天
我开始读他以前让我看的书,好像这样就能进入他的世界似的,也许这样我就能知道他躲在那哪了。

第七十天
我不想告诉你现在是几点,或者我所在地的经度和纬度;我希望你知道,我们所看到的星星是一样的。

第一百天
我做了也许会让你吃醋的事情。

第一百一十九天
我想要你。

第一百三十天
你的房...

© + S Y M + | Powered by LOFTER